国术馆长大的物理治疗师,告诉你徒手治疗和「桥一桥」有什幺不同

文章   2020-06-26  阅读 893 次

合作撰写:好痛痛(粉丝页连结)、郭仕政物理治疗师(连结1、连结2)

「物理治疗的徒手治疗,和国术馆的桥一桥有什幺不一样?」这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也是好痛痛在协助病患寻找适合的治疗时,常被问到的问题。

虽然好痛痛是以西医为主、讲求实证医学的一个医疗资讯平台,但我们相当重视每一位病患就医时会遇到的各种问题,于是我们请一位在国术馆长大的物理治疗师来讲讲他的故事。


我是一位国家考试及格的物理治疗师,目前在一间骨科诊所工作,有时会开设Redcord核心训练课程来把大家吊起来操一操。但其实我是在国术馆家族中长大的,家里的国术馆已经经营到第三代,场馆不只在台湾许多城市都有,甚至开到北京去,可以说是一个跨国中小企业。

这个故事要从我外公说起。当年有一位叫小関胜美的日本人,同时是身体均整协会的理事长也是一位医学博士,从日本来台湾开课教导年轻人如何治疗身体各种骨骼、疼痛问题。

我的外公向那位日本人学习到许多知识与治疗手法,获得了一张证书。

国术馆长大的物理治疗师,告诉你徒手治疗和「桥一桥」有什幺不同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证书上的日期是昭和44年=西元1969年。

学成后外公找了几个兄弟展开国术馆生涯。听阿嬷说当年生意最鼎盛的时期,病人多到国术馆一天营业额就高达一万元,而且还是当时的币值。

国术馆最常见的就是拔罐、刮痧、接骨、按摩、点穴、整脊、运动调整,我从小看到大。这些东西大多是以经验传承的方式,师傅传弟子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师傅怎幺做,弟子就依样画葫芦。

当你问师父「为什幺要这样做?」的时候,最常听到的答案就是:「因为以前的人也这幺做。」

因此只有极少数人能参透这些手法的精髓与原理,绝大部分的技术都是靠模仿来学习。这会造成一个师傅教出去的弟子每个人对同一个东西的理解与处理方式都不一样,因此每间国术馆的治疗方式都有极大的差异。而且你根本不知道为什幺他要这幺做,因为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

例如我小时候在别人的国术馆看过一个很扯的案例,有个小孩摔断手臂加上错位,被阿嬷带去国术馆接骨。结果老师傅用大石头把前臂敲碎,拼回去后再用夹板固定起来,这幺扯还真的让他接回去了,好险长大后手臂功能和活动角度也都正常。因为我认识那个可怜的孩子。

国术馆长大的物理治疗师,告诉你徒手治疗和「桥一桥」有什幺不同图片来源
看起来很(衰)小的日本木质针灸模型,(来源

我从小就对国术馆的手法充满着各种「为什幺」,所以后来我去读物理治疗系,因为我没考上医学系可恶,因为当时我认为物理治疗或许能解答我心中的疑惑。

求学期间开始慢慢明白为什幺古人要以这样的手法去治疗人,我认为家里的国术馆那些处理手法,其实目标也是增加关节活动度、放鬆肌肉与筋膜、矫正姿势与神经肌肉再教育。

但如同刚才所说,每间国术馆的差异实在太大了,根本不可能知道别的国术馆是否也是相同的目标,也不可能知道别人使用的手法是什幺。

但我更在意的事情是诊断、评估病痛的逻辑。

坦白说当一个人走进国术馆说他痛痛的时候,拳头师(国术馆里的师傅)靠的也只是他师傅以前教他的判断方法,加上自己的经验与直觉。坦白说靠感觉居多,谈不上逻辑的。

但在复健科、骨科、物理治疗的领域,靠的是严谨、逻辑的判断方法来诊断与评估,这个东西好痛痛多篇文章里都有提到。例如一个疼痛到底是软组织的问题还是肌肉的问题,亦或者是神经的问题,甚至也有可能是肿瘤造成的。

诊断上,使用软组织超音波、X光、MRI等仪器都能大大提升判断的精準度。

诊断与评估之后是治疗,什幺样的情况下做什幺处理方法,国术馆靠的是经验传承与直觉,而非研究文献。所以是没有证据去支持为什幺他要这样处理你的疼痛的。而且民众的喜好也会影响国术馆的判断,例如民众常常在痠痛时喜欢去国术馆拉一下、桥一桥酸痛的部位,这样是否是必要的或是正确的,就有待商榷。

这也是为什幺国术馆的治疗出事上新闻的机率高出很多,因为在缺乏精确的诊断与评估下做处理,风险是很大的。例如开椎开到椎间盘滑脱,或是伤到神经造成瘫痪之类的。

而实证医学下的物理治疗,我们会知道什幺情况下做什幺治疗成功率是多少,以及治疗和病灶之间的因果关係是什幺都很清楚。如果一项治疗无效,我们也会知道可能的无效原因,以及接下来该採取什幺措施,或是重新评估。

不过确实有些物理治疗方法,目前来说证据等级是不足的,但至少我们知道他是不足的。我们可以选择证据等级较高的方法。

因此建议有肌肉骨骼上的问题、疼痛时,先去看复健科或骨科,先获得专业的诊断、评估和治疗,之后有需要时可以带着诊断证明、X光片等等医学影像或检查资料去找自费物理治疗所。

如果你单纯需要按摩、伸展、放鬆,国术馆依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要注意他不是医疗机构,依法不得宣称有治疗功效。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时代发展,有些有品质的国术馆也开始了解自身手法的极限。他们不会所有的客人都接,当他们认为客人的状况不是他们可以处理时,会先叫客人去看医生,仔细检查后确认不是结构上的问题再来。

当然以上只是个人的成长经历与个人看法,其实每个人都还是有自行选择想要的医疗服务的权利,只是要自己明白每一种选择的风险在哪里。


好痛痛后记

如果大家以为这个年代大家有病痛或受伤都是去医院或找诊所,那就错了。好痛痛其中一个创办人以前还不知道有物理治疗时,也找过类似像国术馆的地方治疗运动伤害。他以前清大排球校队许多队友也都寻求过类似的方法来解决受伤问题。

西医、中医、推拿、各种民俗调理在台湾是非常暧昧难解的问题。不仅是单纯的科学问题,更是文化、政治、经济问题。

最近我们也看了一些把这个议题战得天昏地暗的网路社群、论坛,试着去了解各方人马的想法。但其实不管医疗人员之间战得如何,民众也许没有那幺在乎。从病患的发问与回馈中可以发现他们只在乎「谁能治好我我就去哪,我不管你是不是医学院出来的还是师傅出来的。我不在乎你用什幺方法,科不科学都没关係,我只要痛痛飞走。」

在访问了数十位医疗人员后,若说不同的医疗之间有什幺差别,我想就是品管上的差别吧。例如最好的医生和最差的医生,可能能力上差20个单位;最好的治疗师和最差的治疗师可能是差30的单位;最好的国术馆师傅和最差的国术馆师傅能力上可能差60个单位。

所以聊到这个议题时,无论医生、物理治疗师或是病患,都曾说过:「不过有些经验丰富的师傅(拳头师)处理的手法还真是纯熟!」但好痛痛认为那样也无法代表国术馆这个群体的品质,搞不好一千个师傅只有一个是有品质的。

当然我们也曾听过医生说:「其实复健科医生真正厉害的不多,就那几个。」

也曾有物理治疗师跟我们说:「我认为真正称职的物理治疗师其实数量就那些,别跟我说你国家考试及格,考试谁都会,不能拿来说嘴。大部分的治疗师都……」

嗯,每次访问到这边,我们心底都会暗自想说:「有一天把这些医生、物理治疗师都找出来。」

如果你觉得我们怎幺还没访问到你,快了快了,名单很长,等我们一下。